嘟卟嘟卟

一条随时会爬墙的咸鱼

【山花】白兔状元


ooc
私设如山
伪半文半白
不喜勿喷
谨送给我最喜欢的菠萝包小姐

京有一白生,名贾(gu),字读书,赴试北闱,未中。生平素文采极佳,不解自己为何落第。生之师亦不解,又因询问无门,只好作罢。 


这白生本出于富贵之家,世代为贾商,以出海贩运为业。待其父辈,因遇强盗,被困海外。家中变卖产业,期寻人,无果。祖母不堪丧子之痛,一命呜呼;其母难忍失夫之苦,削发为尼。家中人俱遣散,京城白家从此不复。白生心亦痛,尤恨海外,又因白氏嘱托,要其高中功名,重振白家,遂弃商从文。生寄宿于远亲家,师从村中一老儒生。好在白生生性伶俐,未出三年便习得八股要领。未曾想,竟不中。 


白生念其母愿,用功亦盛,常至于三更。一日半夜,忽闻窗外有啜泣声。白生异之,未理。少顷,啜泣声亦近。白生定睛视之,竟有一白衣男子伏于足边而泣。生大惊,正欲举籍击之,男子忽笑,魅之,生昏。 


生醒于一山洞,见男子,心悸。那男子见他此状又笑,曰:“小弟莫怕,我乃兔仙是也。原是养在汝母家中护院的,后因贪玩跑了出去,谁知遇了贵人,成了仙。”白生听其言确假,京中用一兔子护院的想必也只有外祖父一家,便也渐渐大起胆子来,问道:“这位兔仙,小生应如何称呼?兔仙答道:“小仙随汝外祖父姓了魏,又因护院而得将军之名。汝且称我为魏将军罢。”白生想,这取名风格也与我外公极似了。又问:“不知今日将军邀小弟来此处有何贵干?”将军曰:“魏家着实待我不错,吾欲报恩。令尊出事之时,吾尚未成仙,爱莫能助,实感悲哀。今知汝为科考之事困苦,特来相助。”白生大喜,曰:“将军有何高见,速速道来,小弟洗耳恭听。”那兔子知其心切,也不兜圈,曰:“吾闻汝文采斐然,乃乡试之上品,本已中。却因汝名字多晦意,而被考官拿下。汝实不需再念四书五经,只需改字即可。”白生面露难色,道:“小弟何曾不知这名字不好,但其为家父出事后家母所赐,实在不便更改。”将军笑,曰“这有何难!令堂取其字,不过让你好好读书,如今换成‘状元’二字,岂不更妙?”白生听后拍手称快:“妙哉!妙哉!既有读书之意,又能高中。就是不知若未中状元,岂不负了这名字?”将军曰:“汝命中自有,不必多虑。”白生更喜,急忙拜谢。“将军助我,小弟无以为报。待小弟日后高中状元,定以厚礼回赠。”魏将军忙说:“我本报恩,不求汝之回报。汝高中后,来此山洞找吾即可。”二人又聊了几句家中之事,见天渐亮,将军便送白生回去,二人分别,暂且不表。

 
自分别后,白生科考之路顺利异常。期年之后,白状元果中状元。天子欲聘其为驸马,以为孤儿,不应。白接家母及魏将军入宫。后,白状元终身未娶,因其总拎着一只兔子在身边,人送绰号“白兔状元”。


(你们猜白兔为什么会护院呢?)

喜欢!

秦七柒7:

茕茕白兔 ,东走西顾。 衣不如新, 人不如故 。

文素来自 @摘纪录 (4日前的摘抄)
@手寫協會-LoH 协会下午好🍭🍭
@一起练字 组织下午好🍭🍭
@墨铭奇妙 墨墨下午好🍭🍭

没有紫色诶
就这样吧~

【双北】想念

想念

伪现实向
ooc私设如山
不喜勿喷
祝撒老师生日快乐!

何老师在休息室里打开手机日历,3月23号下面赫然写着“撒撒”两个字。
今天是他生日啊。
何老师心中不禁生出一阵懊悔,这几天虽然真的很忙,但怎么能忙到忘记了给他买礼物呢?

最近一提到撒老师,何老师就气都不打一处来。先不说他在大侦探里多次超速驾驶,自己拽都拽不住,还总把自己也带的一起开车,毁了自己的“一世英名”;就说他最近在某节目上提自己的“泡泡面就能让延误的飞机起飞体质”吧,让自己本来就繁忙的“业务”更忙了。何况,最近长沙又到了阴雨季节,飞机延误又多,自己的电话忙得简直跟热线一样。而且一人一碗泡面,何老师不仅差点包了楼下小卖部的,还把家里的厨房变成了“泡面房”。自己又吃不了,也没有泡面的广告找自己拍,最后只能倒掉。真是浪费!
哼,都是撒老师闹的!
每次何老师泡泡面的时候都赌气地想。
下次他再求我,我一定不帮他!不,我还要他给我报销我买泡面的钱!

当然,撒老师也不是一无是处的。不然自己也不会在拍《我是大侦探》时那么想念他。虽然也会想其他人,但不得不承认,自己对他的感情跟对其他人是不一样的。

说起来,何老师和大部分人一样,是在《今日说法》上知道撒贝宁这个人的。这个人法律素养不错,主持功底也很过硬,是自己对他的第一印象。
说实话,何老师从来没想过,自己一个
娱乐节目的主持人会和央视的法治节目主持人有什么交集。谁知道这家伙后来会转型嘛!导致自己在接到《明星大侦探》通知自己,固定嘉宾里有撒贝宁时吓了一跳。
其实刚开始合作时,何老师还是蛮担心的。这档节目有一个法律担当固然有必要,但这个法治主持人太严肃的话,节目效果肯定不好啊!后来发现,自己的担心简直多余。在央视节目中那么正经的人,上了湖南卫视的节目简直跟换了个人似的。
“入乡随俗嘛!”撒老师如是说。
什么嘛,何老师撇了撇嘴,我们湖南卫视叫一个主持人都比你正经好吗!

不过何老师不得不承认,撒老师跟自己的默契程度真的是蛮高的,比一般的搭档要高得多。可能是因为两个人年龄相仿,学历相当,又都属于双商不低的人吧。
就拿第二季的《收官派对》来说吧,自己只说了一句“我把你的飘柔换了位置。”,他就明白了自己的意思,接下来就开始跟着自己一起忽悠其他人。现在想起来还有点开心呢!如果当时另一个杀手不是他,那沟通起来一定很没有这么轻松了。
正是因为两个人默契十足,也让《明星大侦探》多了不少看头,“双北”cp的粉丝也越来越多了。

自从《明星大侦探第三季》录制结束,这两位名嘴就再也没有见过面了。一是因为两人行程都很紧张,几乎没有什么空闲;二是因为两个人主要阵地也不相同,自己也没有什么正当理由飞到人家哪里去,也不能叫人家飞过来啊。最近撒老师也没有打电话来,看来飞机都是准时起飞的了。也不是没希望过撒老师的飞机晚点一会,可转念又一想,还是让他能准点出发吧,不然影响他休息就不好了。这个人,本来工作起来就会忽略身体。

前两天录制《我是大侦探》时,何老师是真的抑制不住对撒老师的想念了。本就如此相似的节目,抬头看看,却没有了那张熟悉的面孔。帮自己开脑洞的人换了,帮自己分析剧情的人换了,和自己一起飙演技的人换了,带自己开车的人也换了。新人的表现还算不错,可自己偏偏是个恋旧的人。自己当初接下这个节目,更多的,是出于责任吧。

这时,叮当作响的电话铃声把何老师拉回了现实,来电显示“撒贝宁”。
何老师微微扬起嘴角,按下了通话键。
“喂,何老师,有空吗?帮我泡碗泡面呗,我飞机延误了。”
空了几秒。
“可我在录节目啊撒老师。”
“这样啊,那算了,我在机场自生自灭吧。”撒老师带着调侃的语气说。
“要不咱们今天换个方式吧,说不定也能让飞机起飞。”何老师突然开口道。
“撒撒,生日快乐!”
电话另一头的撒老师明显一愣,也不知是没猜到自己换的方式,还是没想到自己能记得他的生日。
这时,电话里传来了xx航班开始登机的广播,何老师知道,自己又一项技能觉醒了。
“啊,谢谢老何了!我要登机了,下次见面时给你带礼物!”说着,电话就成了忙音。
这家伙,是有多着急登机啊!连一句“再见。”也不让自己说。何老师不满地想。
这也好,何老师转念又一想,这下也不用为自己没买礼物而懊恼了。在生日这一天满足了他的愿望,也算是给他最好的礼物了。可是为什么觉得自己像阿拉丁神灯呢?有点怪怪的。

有句话,何老师没有说出口,撒老师自然也就没有福分听了,那就是“我好想你啊。”





出自屈原的《九歌》—《山鬼》
原来女子被男子抛弃,还对男子抱有幻想是自古就有的啊
真的很心疼山鬼了

手寫協會-LoH:

这周作业
此帖献给伟大物理学家斯蒂芬·霍金
愿星辰闪耀

1 我的目标很简单,就是把宇宙搞明白——它为何如此,它为何存在。
My goal is simple. It is a complete understanding of the universe, why it is as it is and why it exists at all.

2 永恒是很长的时间,特别是对尽头而言。
Eternity is a very long time, especially towards the end.

3 爱因斯坦错了——他说“上帝不玩骰子”。对黑洞的研究表明,上帝不光玩骰子,甚至有时候会把我们弄糊涂,因为他把他们丢到了看不见的地方。

4 科学的终极目的是提供描述整个宇宙的单一理论。
The eventual goal of science is to provide a single theory that describes the whole universe.

5 人类的知识不断在扩展,只要我们不断学习,不断探寻根本问题,科学发现的机会将是无限的。
Human knowledge is ever expanding, and the opportunities for discovery are limitless as long as there are people who continue to learn, and ask those fundamental questions.

6 智慧就是适应变化的能力。
Intelligence is the ability to adapt to change.

7 记住要仰望星空,不要低头看脚下。无论生活如何艰难,请保持一颗好奇心。你总会找到自己的路和属于你的成功。
Remember to look up at the stars and not down at your feet. Be curious and however difficult life may seem, there is always something you can do and succeed at.

8 无论生命让你面对多大困难,不让自己怨愤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当你不能嘲笑自己和人生,那你就是失去希望。
It’s also important not to become angry, no matter how difficult life is, because you can lose all hope if you can’t laugh at yourself and at life in general.

9 如果生活没有了乐趣,那将是一场悲剧。
Life would be tragic if it weren't funny.

【魏大勋x你】超短日常

日常

ooc人设,
不喜勿喷

7:00am
“我进来啦。”魏大勋轻轻推开了房间门。
“起床了,小可爱~”他温柔地唤着,“我把早餐做好了,在厨房等你哦~”
又看了一眼床上睡得如婴儿般可爱的人儿,他便推门出去了。

唔,他的酒窝好甜啊!
床上的人儿在他回头看时,悄悄眯起眼,偷瞧了一下。看到他那甜甜的酒窝后,本想赖床的心思就全都跑掉了。
嗯,阳光真好!

迷迷糊糊地走进厨房,他正在倒牛奶,白色的围裙让平时嘻嘻哈哈的人显得“贤惠”了许多。白色的瓷砖,白色的桌子,白色的盘子,白色的牛奶,白色的面包。唯一鲜艳的,就是煎得嫩黄的鸡蛋了。

大勋听见了脚步声,便放下了手中牛奶杯,拉开了那把离他最近的椅子。
“终于舍得起来了?”

看着一脸不情愿的表情,大勋抬手在毛茸茸的小脑袋上揉了一把。
“坐下吃东西吧,一会又要迟到了。”
说罢,他拉开了对面的椅子坐了下来。

7:30am
闹钟响了,鸟儿叽叽喳喳的叫声提醒着两个人该出发了。

“今天穿这套吧。”大勋拿过一条浅米色格子的连衣裙,“和我的西服很配哦。”

是啊,一个色系的,分明就是情侣装嘛。

但是毫无异议,谁会拒绝眼前这个又帅、又温柔的人呢?

换好衣服,一起下楼,上车。
戴上墨镜的他,少了早上的贤惠,多了一点酷酷的感觉。
呵,男人!

常常会想,他大概是人格分裂吧。在家里,那个地主家的傻儿子形象,总是荡然无存。虽然也很爱笑,却没那么爱说话。天知道他电视上是怎么表现出来的!

“发什么呆呢?到了~”大勋侧过头说。
“上班要开心啊!晚上等我接你去吃牛排吧。”

“嗯,我等你!你也要开心啊!”

砰!







【鬼白魏大三角AU】初见

ooc,私设如山
德国骨科,校园,大三角
不喜勿喷
还没想好要不要撒老师当班主任哈哈哈

初见
(一)
高三k班
“啊,又考了这么少。”吴映洁盯着自己67分的数学卷子,小声嘀咕着。再看自己的同桌魏大勋68分的卷子,“oh my god,我不会又是倒数第一吧!”她不禁再次嘀咕道。“完了完了,又要被班主任念叨了!”
“吴映洁!你站起来!”果不其然,下一秒,班主任就点了她。鬼鬼一脸绝望地站了起来。“你又是倒数第一你知道吗!你什么时候才能知道学习啊……”
看着讲台上暴跳如雷的老师,魏大勋对着面露难色的鬼鬼投出了同情的目光。
他这一看不要紧,老师立刻把矛头对准了他。
“魏大勋!你看什么看!稳居倒数第二有什么好得意的!你也站起来!”
就在魏大勋起身时,他发现旁边低着头的少女竟然露出了一丝轻笑。
交友不慎啊!魏大勋摇了摇头。
“你们两个,去门口站着吧!”
两人起身便往外走。
“拿着卷子出去!”老师又补了一句。
两人只好又折了回来。

两人刚出去,走廊就响起了“鹅鹅鹅”的笑声。
“鹅鹅鹅,魏大勋,让你在那个时候看我,自己也出来了吧,鹅鹅鹅。”
“我那还不是同情你!再说了,你看,你要是自己出来多孤单啊!”
“那我以前自己出来站了那么多次了,你也没陪过我啊!”
“那我出来站着的时候,你也没陪过我啊!”
“你俩要是再说话,晚上留下来扫除!”班主任的声音从教室幽幽地传了出来。
瞬间,两人都闭了嘴。
(二)
放学铃声打断了鬼鬼对今晚吃什么的畅想。当然,这也让与周公比美的大勋回到了现实世界。俩人正准备拿起书包跑路,就被班长叫住了:“魏大勋、吴映洁!留下值日!”
“为什么让我们留下值日啊?我们后来又没说话!”大勋不满地问道。
“啊”,鬼鬼叫道,“大勋,看黑板!”
魏大勋一抬头,黑板上写着“倒数第一、倒数第二留下值日”。
“你们好好打扫,我先走了。”班长留下这句话就走掉了。
“这个老狐狸,又戏弄我们!”大勋恨恨地说。
“对!他太坏了!气死我了!头上有火!”鬼鬼边去拿扫帚边附和。
“那叫恼羞成怒,姐姐!”突然,一个清脆的男声响起。
大勋寻着声音望去,一个瘦瘦高高,身穿校服的男生正倚靠在门框上。这时的教室只剩下了鬼魏二人,那少年盯着鬼鬼的目光异常玩味。
第一眼看到这个男生时,魏大勋的脑子里只有两个字——干净!
嗯,我要跟他做朋友!
他不会想到,今后的十几年间,他与眼前这个清泉般的少年,都会有剪不断,理还乱的羁绊。当然,这都是后话了。
所以,当时的情况是,“白白,你怎么这么快就来了?”和“你好,我叫魏大勋,你叫什么啊?我们可以做朋友吗?”这两句话在白敬亭耳边同时炸裂开来!
白敬亭心想“这两个人,嗓门怎么都这么大呢?就连语调都一样!”
他淡淡地看了魏大勋一眼,便转过头去对鬼鬼说:“我看你这么久都没去找我,就上来了。”说着,便接过鬼鬼手中的扫帚开始打扫。
就在被晾在一旁的大勋马上就要石化了的时候,鬼鬼猛地一拍他的肩膀,生生把他吓了回来。
“大勋,我给你介绍一下。这是我弟弟白敬亭,今天刚转到我们学校的,在高一a班哦!他是不是很帅?而且学习超好?你以后呢要是想让他帮你讲题就多讨好讨好我,听见了没有!”鬼鬼一脸得意。
“得了吧,我连你都没讲明白,还能给他讲明白了?”白敬亭边扫地边接鬼鬼的话。
“不一定哦,他还比我高一名嘞,万一他能听懂你讲的天书呢?”鬼鬼垫着脚,擦去了黑板上的“屈辱”。
“他才比你高一名,你觉得是天书,他也不会觉得是人话啊!”

此时的大勋觉得,他经历了人生中最尴尬的时刻。明明是话唠的他,现在好像除了听他们两个说话,什么都干不了了。简直委屈!都怪那个白白,刚刚不理人家!
幸好这时白敬亭扫完了地,向他伸出了“援”手。
“白敬亭。”
“魏大勋。”
某人立刻像被按了on键的机器人一样,又活了起来,紧紧拉住了白白的手。“我能跟你做朋友吗?”脸上虽带着笑意,但手上的力度一点没有减轻。
现在,尴尬的人成了白敬亭。
本来就慢热的他,从小就不喜欢跟别人交流。跟姐姐在一起时,对外的事,基本上都是由姐姐去做的。刚刚先伸手,只是因为进门时光想着去帮姐姐,对这个人太冷漠了,让人家呆呆地站了那么久,心里有点小愧疚。(当然,他也嫌弃这个人笑得太傻了,像个地主家的傻儿子一样。)他本以为握个手,表示一下亲切就可以了,却万万没想到,眼前这个人能如此迅速地恢复到先前自来熟到可怕的状态!
“这跟我设想的不一样啊!”白敬亭在内心呼喊,但表面上丝毫没有任何波澜。他没有答话,而是在手上暗暗跟魏大勋较着劲,试图抽出自己的手臂。对方呢,一定是明白他的意图的,却一点放开他的意思都没有。
“诶,看来我不答应他是不行了。但第一次见面,就这么问人家,他不觉得很奇怪吗?”白白在心里做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虽然他觉得眼前这个跟他身材相仿的男生很不可思议,但应该不是什么坏人,更何况也不是他讨厌的类型。算了,答应他做朋友也没什么坏处。反正也不在一个班上,说不定以后也见不到了。
就在白敬亭就要妥协了的时候,讲台上的鬼鬼擦净了黑板。她一回头,看见教室后方这两个人奇怪的姿势,便跑了过去,不由分说地对着魏大勋的手一顿撕扯。
“魏大勋,你松手啊!”
“啊!”,我们的魏“公主”那么娇弱,那禁得起这般摧残。于是,他“娇滴滴地碎了”。
大勋松手之后,鬼鬼就拉起了白白的手腕,用略带霸气的眼神看向大勋:“这是我的白白!”
她身旁的白白像一只小奶狗一样,笑得一脸宠溺。

苏!
太苏了!
他笑起来太苏了!
他简直就是我心中白马王子!
啊!
好吧,我们的魏大勋同学完全忽视了鬼鬼宣誓主权的目光,回到了“花痴”模式!
而那姐弟俩也没有在意他的状态。
“鬼鬼,教室打扫好了,我们回家吧。”
“好啊,白白。大勋,一起走吧!”
(三)
初冬的天,黑得已经很早了。才刚过了六点,就没有一点夕阳的影子了。
北京的风是干冷的,像要把皮肤割出一道道口子一般。
三个人的家都不算近,都是要骑自行车的。等走到了车棚,他们才发现鬼鬼的手套落在了教室里。
鬼鬼正要回去取,一双蓝色的手套就放在了她的手上。
白白的。再抬头,正对上白白那双眸子。“还看,等我给你带上吗?咱们出来的时候,大爷就把教学楼锁上了,还去哪取?”
他那似笑非笑的表情,让吴映洁捉摸不透他是在嫌弃她,还只有关心。
“好吧,虽然我弟弟的眼睛长得很深情,但真的不会说话!”吴映洁心里暗想。
“那你不冷吗?”鬼鬼问。
“我是男子汉我怕什么啊!”说着,他便拉过吴映洁的手,为她戴上了那双比她的手大了一倍的手套。

大勋似乎已经习惯了在这姐弟二人面前存在感几乎为零的场景。他默默地推出了车子,站在两人身旁。当鬼鬼低头开车锁时,他摘下了一只手套,递给了白敬亭,还向他做了一个“嘘”的手势。白敬亭虽然不是很理解眼前的男生为什么要这样做,但他秉着姐姐教育过的“不能拒绝别人的好意”的原则,还是对大勋做了一个“谢谢”的口型。于是,他们有了第一个共同的秘密。
“朋友,都是从有共同秘密开始的!我还是成功了的!耶!”大勋暗喜。
而他不知道,白敬亭此刻想的是“如果姐姐发现我俩一人一只手套,会不会有什么奇怪的想法啊!”
事实证明,白白完全是多虑了。且不说鬼鬼那么迟钝,鬼魏二人一路上全都在拌嘴,鬼鬼完全没有机会注意这件事情。不过,他们真的很吵呢!

“魏大勋,你知道我和白白为什么不是一个姓吗?”
“因为我随了母亲,他随了父亲啊,笨蛋!”
“那为什么你们两个人的口音不一样啊?”
“这个嘛,一两句话说不清楚,以后再解释给你好了!”







关于《一起同过窗》的四个思考

1、关于“喜欢”
这里的“喜欢”是一种纯感性的,说不清的情愫。
你喜欢一个人,或许这个人优点极少,还有许多缺点,但这并不妨碍你喜欢;或许这个人极其优秀,缺点为零,还附加了“喜欢你”这个条件,可是你就是对她没有感觉。
“喜欢”是一件神奇的事情。
剧中的每个人都有着自己喜欢的人,也都在被别人所喜欢。“n角恋”的关系着实让人难以捉摸每个人的感情走向。但他们的“喜欢”都很单纯,
我喜欢你,仅仅因为这个人是你,仅此而已。
2、关于“爱而不得”与“退而求其次”
我们都希望会在自己的生活中上演两情相悦的戏码,但常常面临是否要因为“爱而不得”去“退而求其次”的选择。
“爱而不得”是对自己的伤害,“退而求其次”却未必是坏事。因为这个“次”无关时间,无关出场顺序,无关质量本身,只是你主观上的排序。但人的想法是在不断变化的,“退而求其次”,是在给你和他人一次机会。
桥川在planB中认识到了自己对钟白的爱,海洋却让殊词不得不放弃自己。
不同的人对于“爱而不得”这件事有着不同的选择,选择“退而求其次”的,选择另寻心爱的,选择苦苦等待的。
现在的我,会选择“退而求其次”吧。
3、关于“妥协”
剧中的“妥协”与否是围绕爱情来讨论的,而生活中同样会遇到这样的问题。
面对自己想去保护的人,大部分人都会选择“妥协”吧。
桥川虽然为了钟白做出了很多妥协,但他并没有迷失自我。而可悲的是,钟白不懂桥川的快乐就是让她开心。
能让我妥协的人,一定是真爱了。
和桥川一样,我也想作一个,在路边鼓掌的人。
4、关于“很久很久”和“适当喝点”
“很久很久”是多久?
“适当喝点”又是几口呢?
小时候听的童话故事中,开头往往就是“很久很久以前”。当时的我们更在意的是故事的内容,而非这个故事的时间。即使你问了父母,他们也说不清楚,只能作罢。
长大后,我们开始斤斤计较,计较这些模糊不清的程度副词。可笑,亦可悲。
洛雪等了十三很久很久,甚至把他喜欢的诗句都嵌入自己的名字中;钟白让桥川适当喝点,别在爱情中醉的不省人事。
心疼这帮傻子。
一个三分钟热度的人,不会等很久很久;
一个一往情深的人,也学不会适当喝点。